非常抱歉的通知各位网友,域名www.hemudu.net.cn因为备案问题将不再使用,以后请使用wx.eyuyao.com访问本站!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我的河姆渡
河姆渡首页 散文栏目 诗歌栏目 小说栏目 杂文栏目 我要投稿
 
 
 

查看作者其它作品

 

文章点评 0篇 | 此文已被阅读35次


晚宴


叶子棠于 2016/8/5 发表在小说


 阿珍蜷在阳台的沙发上,背着阳光,手捧一本书,摇头晃脑地吟诵着李清照的“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女词人那种羞涩的爱情让阿珍似乎回到了某个时代……
这时,书房内响起手机音乐:“三月的细雨,像醉人的恋曲,拥挤人群里,哪一个是你……”
是阿锋的电话。
“阿珍,新年好,初四晚上一起吃饭,怎样?你现在是在自己家还是在娘家?”
“在自己家啊。 你在丰城?”
“是的,我来丰城过年。反正你一个人在家,晚上就来我姐姐家吃饭吧。”
“大年三十的来你姐姐家吃饭,多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的,晚上也没别人,我爹爹,你认识的,我姐姐姐夫你也认识,再就是我姐的两个女儿了。”这倒是真的,阿珍去过锋姐家好多次了,也曾在锋姐家吃过饭,对他们一家人,都很熟,像自家人,但今天是大年三十,是一家团圆的日子,“算了,还是别过来了。”
“你就陪陪我嘛!”
阿锋温情的乞求触动了阿珍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让阿珍难以拒绝。三十年的友情,演化成了亲情,阿珍有事,阿锋会尽力相助,阿锋回来,总带上阿珍去参加各种宴会,他们就这么成双入对。熟悉他们的人,知道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故事;不熟悉他们的人,感觉他们的关系有点异样。
阿锋不在自己家过年,却独自回老家来过年,是他们夫妻间感情出了问题吗?阿锋的家庭生活,阿珍从不问起,但阿珍隐隐感觉,阿锋过得并不幸福。阿锋经常来丰城,即使是春节中秋节,阿锋也是独来独往的,几乎不随带妻儿。曾听锋姐说,阿锋带妻儿来丰城时,女儿的被褥是随带的,省城来的小姐,不能适应乡下的生活。阿锋出国,让阿珍帮着看股票;出国半个月回来,不是直接回家,而是回到了丰城,参加同学小聚会。这样的家庭生活,有意思吗?婚姻这鞋子,不合阿锋的脚,旁人都能看出。
大年三十邀阿珍一起吃饭,这是首次,是阿锋的婚姻要破裂吗?自己会成为替补吗?阿锋他皮肤白皙,看起来要比同龄人年轻很多,虽然有不少缺点,但若能与阿锋牵手,也是件很圆满的事。
阿锋的邀请,让阿珍想入非非了。
    阿珍洗了脸,略施脂粉,涂上口红,这口红还是阿锋从国外带来的。从衣柜中找出一条她自己做的黑色蕾丝打底连衣裙,套在黑色羊毛衫外面,又找了件大红的加长的呢西装套上,再找出一条黑白相间的真丝围巾戴上。拎上自己那只有着经典美的包包,这个包包有二十岁了,但依然很时尚。望着穿衣镜前靓丽的自己,阿珍自己满意地笑了。阿珍不是一个美人,但她自有她的风韵,曾经有男同学评价她说:“不算漂亮,但蛮有味道的。”阿珍将此视为对自己的褒扬,其实,这句话,对任何女人都适用。
按乡下的传统,年三十也可以拜年,称拜过年岁,而拜年,是要带礼物的。阿珍在家找了几件礼物,虽不怎么珍贵,但至少没空手而去,意思到了就可以了。
将礼物放在行李箱,阿珍开了自己那辆红色别克,驱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锋姐家。
锋姐已经在厨房忙开了,姐夫在一旁帮忙。
“姐姐姐夫,新年好,我脸皮厚厚的来蹭饭了。”阿珍在问候的同时,不忘自嘲一番。
“哪里的话,人多热闹,你能来,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姐姐热情地招呼。
“哇,阿珍,打扮得像小姑娘一样啊!”姐夫热情地打趣。
坐下没一会,锋爸来了。
“爹,阿珍来了。”锋姐提示锋爸。
“阿珍来了,好!好!”锋爸由衷地高兴。
锋爸很喜欢阿珍,只为当年与阿珍的爸爸一起送阿珍阿锋上大学,锋姐曾对阿珍说,她那去世的妈妈曾将阿珍他俩比作梁山伯与祝英台,可想而知,当初,锋爸锋妈都挺看好他俩的。
“伯伯,新年好,身体健康!”阿珍起身跟锋爸打招呼。
锋爸已经八十多了,身体比较硬朗,平时在老家,由保姆照顾,过年了,保姆也回去了,锋姐就将锋爸接过来,一起热闹过年。
闲聊之中,阿锋从外面回来了。
吃饭还早,阿锋提议去打乒乓球。锋姐家是开厂的,规模不大,家就在厂房内,乒乓室在楼上。乒乓桌上,满是灰尘,旁边的柜子,也是灰尘满面的。阿锋打来水,细细地将桌面抹干净。没想到阿锋还有这手,看来,阿锋在家经常做家务。
大学时,阿锋来阿珍宿舍,谈起过他的乒乓球技术,感觉应该蛮好的,阿珍是工作后练的乒乓球,现在也很久没玩了。
阿珍从车里拿来备用的平底鞋换上,脱去外套,摘下丝巾,准备战斗。阿锋也脱去西装外套。
一开始,阿珍不太适应,阿锋还指导一下,随后,阿锋跟不上阿珍的节奏了,阿珍擅长抽球进攻,让阿锋招架不住。
也不是什么比赛,来来往往的,玩玩而已,他俩很少有这么单独相处的时间。玩得有点热了,就懒得再玩,等出汗了,身体可就不舒服了。
阿珍换回了高跟鞋,将平底鞋放回车里。阿锋回头又打来水,拖地去了。
年夜饭开始了。
锋姐做了一大桌的菜来招待自己的爹爹、弟弟以及弟弟的同学,那真是一个丰盛啊,这在阿珍姐姐家是看不到的。
阿珍不想喝酒,她是开车来的,但姐姐姐夫说,今天这个大好的日子,不喝酒,怎行啊?
是啊,年三十,挺难得的,是得喝酒。有酒就热闹,不喝酒,就不热闹,中国人图的就是热闹。——喝!
阿珍的酒量并不好,但她是个热情爽快的女人,姐夫的酒不错,挺好喝的。
锋姐不喝酒,只是象征性地喝点;锋爸年纪大了,只能喝一点;两个外甥女,也不喝酒,玩手机呢;阿锋酒量不错,但他是个比较闷的人,不太说话。
锋姐虽不喝酒,但身为女主人,她不断地敬酒,祝大家幸福,祝爹爹长命百岁。她说了好几次“一家人,团团圆圆的”。“我算一家人吗?”阿珍在心里犯嘀咕。
姐夫不断地给阿珍阿锋倒酒,给锋爸给孩子给老婆夹菜,祝锋爸长命百岁,祝大家快乐。
阿珍也不断地给大家敬酒,祝大家新年快乐,祝锋爸健康长寿。
不断地有菜上来,锋姐真的是很热情啊。这种热情,这种家庭氛围,阿珍有多久没感受了?
觥筹交错之中,祝福声中,醉意朦胧之中,年夜饭结束。
客厅中看会儿电视,聊会儿天,阿珍起身告辞。这总归不是她的家,她不能打扰人家太久,她知趣地退场。
车,不能开了;打的,是可以的,估计不太好打;走回去,也没多远。阿锋说,他陪阿珍回去,这正中阿珍下怀。
大年三十,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店铺也早已关门,马路上,偶有车子驶过,路灯没有假日。
阿珍他俩并肩行走在宽阔的马路上,高跟鞋踩在路上,摩擦出轻微的声响。
“春节,你不用去给丈母娘拜年吗?”阿珍问。
“他们对我去不去无所谓,那么多年,我都陪他们过年。”阿锋回道。阿锋心底还有一句话没说,但阿珍能感受到,那就是“你看我老婆来给我父亲拜年了吗?”阿锋应该也压抑。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瞎聊。
阿锋在姐姐家说是送阿珍回去,到了外边,又说送到半路,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在阿珍那,怕一个人走路,来一个飞车盗,怎么办?阿珍也舍不得就这么跟阿锋分手。
    到了半路,阿珍让阿锋再送一程,送到桥头,到了桥头,就快到阿珍家了,那里路灯更明亮,人也多一点,安全些。到了桥头,阿珍对阿锋说:“桥头到了,你是打道回府呢还是去我家坐坐?”
   在今晚这个合家团圆的日子,就他们两个孤男寡女在一起,阿珍想有点故事,但她不想强迫,不想太过主动,她将主动权交给阿锋。阿锋也想有故事,但三十年的情,似乎又阻碍了他的脚步,太熟了,似乎少了激情,多了顾虑。
顺着阿珍的话题,阿锋说:“去你家坐坐吧,你家有电视吧?”真是个愚蠢的问题!
“电视当然有了,现在还有哪家没电视呢?”
阿珍住在一个古老的小区,面积不太,阿锋来过的。
将阿锋迎进客厅,打开电视,泡上两杯茶,两人并坐在沙发上。
作为单身女人,阿珍渴望有个温暖的怀抱,渴望有个坚实的肩膀供她依靠,她自己一个人住一套房子,没有任何干扰,照理说,就她和阿锋的关系与现状,他们应该有很多的故事,有很多的快乐,但阿锋是不懂阿珍的心,还是嫌弃阿珍不够女人,不够年轻?为什么不拉起阿珍的手,将她拥入怀中?难道一个人孤零零地睡在宾馆比睡在阿珍床上快乐?很多年前的晚上,阿珍将阿锋带到了家里,阿珍不好意思地要让出自己的床给阿锋,阿锋说,不要铺床了,睡一个床吧。既然阿锋这么说,阿珍也就不另外铺床,都是成年人了,心照不宣。可到了床上,阿锋毫无动作。阿珍试着去挑逗阿锋,阿锋不为所动。一个成年男人和一个单身女人,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躺了一个晚上。几年后的一个晚上,阿锋打电话给阿珍:“晚上我来你家住。”阿珍回道:“我家又不是旅馆,说什么呢!喝多了吧?”阿珍是希望阿锋能过来陪她,但阿锋的这种直接让她尴尬,如果是阿锋喝多了,在大家的怂恿下说的,那阿珍的颜面何在?大学毕业的阿锋,就不能委婉一些?如果阿锋说“我能来你家坐坐吗?”或者“我能来看看你吗?”,再或者就是“我来给你送点宵夜”,这样,不就能顺理成章地进入阿珍的家?阿锋啊,你真是呆子山伯啊,你可知道,阿珍,一个单身女人,既有生理的需求,更有精神的需求,那么多年了,你在干什么啊?
像今晚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在这样的氛围之下,作为人到中年的过来人,他们该……
    借着酒精的力量,阿珍慢慢地将头靠在了阿锋的肩上,她能闻到阿锋嘴里呼出的酒精味,这酒味所散发的成熟男人的气息让她迷离。略带酒意的阿锋拉起了阿珍的手,顺势将阿珍揽入怀中,并将自己厚实的嘴唇压在了阿珍的樱桃小嘴上。两条舌头绞在了一起,肆意地碰撞,潮水在涌动,在澎湃,体温在急剧地上升,再上升。阿锋一手揽住阿珍的肩膀,一手本能地伸进阿珍的胸口,将嘴唇转移到阿珍耳边低语:“我早已准备好了,你呢?”“不用准备,随时!”阿珍脸颊发烫,双手捧住阿锋的脸,一边狂吻,一边低低地回应。
阿锋将阿珍抱到了隔壁的房间,他俩终于完成了天地间最神圣的对生命的礼赞。三十年的相知相交,直到这一刻,才融为一体。躺在阿锋的怀里,搂住阿锋的脖子,阿珍不肯松手。
这是幸福的开始吗?这一刻,阿珍等了多少年?
人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对于刚走到一起的阿珍阿锋,这春节假期是否也是那春宵?阿珍试着给阿锋暗示,阿锋却忙于应酬,一直都没有再约阿珍,看来喝酒的快乐远过于与阿珍一起的快乐。
后来,阿锋也给阿珍打过电话,酒醒后的阿锋,似乎忘了除夕的故事。阿珍想起了另一个男同学阿坤,也来过她家。如果阿珍稍微主动点,他们间也应该有故事了。阿珍有事会找阿坤,没事也会上阿坤的公司玩玩游戏,阿坤做事比较爽快,但阿坤是生意场上的人,不到半夜不回家,经常泡小姐,阿珍不想与这样的人有故事。在阿坤身上,有阿珍欣赏的东西, 也有阿珍不欣赏的,这是阿坤成为阿珍男闺蜜的缘由,同样,或许,在阿锋心里,阿珍也只是一个女闺蜜而已。
是开始,也是结束。                 

                                     2016、08/04




>>上篇文章:戴云山的夏天
>>下篇文章:不能忘记

 


关闭本窗口



余姚生活网 | 余姚论坛 | 余姚人才网 | 余姚汽车网 | 余姚房产网 | 余姚装修网 | 余姚旅游网 | 余姚购物网
版权所有:河姆渡原创文学网 (余姚生活网旗下网站)
Copyright © 2002-2006 wx.eyu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eyuyao@eyuy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