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的通知各位网友,域名www.hemudu.net.cn因为备案问题将不再使用,以后请使用wx.eyuyao.com访问本站!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我的河姆渡
河姆渡首页 散文栏目 诗歌栏目 小说栏目 杂文栏目 我要投稿
 
 
 

查看作者其它作品

 

文章点评 0篇 | 此文已被阅读1815次


若如初


什么诺于 2015/3/7 发表在小说



    日历缓缓推进2014年的10月,这已经是姚娜生活在这座东南部美丽城市的第三年。正是盛夏。炎烈的太阳光照得人晃神,每个人脸上都红彤彤、汗涔涔的。爱美的姑娘随身携着多彩的遮阳伞,但即使能在一览无余的阳光地里盛开一处荫秀,也免不了嘴里不断涌出的娇嗲的埋怨。低纬度地区的夏天是这样的,潮湿的气流仗着高温有恃无恐,整个空气都是满满溽暑的味道。姚娜谈不上特别欢喜这个城市和典型的亚热带气候,说已经能够适应却是不错的。
    一身柠檬黄无袖的连衣裙,带点跟的系带凉鞋,颈上戴嵌着银质五角星的项链闪闪发亮,正好能够搭配一串晃悠在纤细的左手臂上象牙白的手链。肩跨一只糖果紫粉色的包。全身上下呈现着明朗和舒适的气质,一切恰到好处。这是夏季里姚娜最常见的装束。
    这天也是一样。
    姚娜听着耳塞里单曲循环的音乐抱着两本书走出图书馆的时候,正是下午上课期间,校园不像公休时熙攘热闹。也有学子三三两两,有的结伴而行,有的孤身一人,这样的天气还能出门心里都是有目的地的,于是各自脚步匆匆,也不过多张望什么。 因而何晨阳跟她错身而过时挥着手的招呼声也没被发觉。似乎是为了缓解伸出去的手的尴尬,又可能是根本也没有要紧的事要做,何晨阳笑嘻嘻地更改了方向,轻轻的拍了下姚娜的肩膀。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何晨阳脑中有无数个东南西北,可以随意更改指向,熟人一多,便往往走不完一条直线,多多少少都显得有点吊儿郎当。
    待姚娜回头便迎上并肩行走的少年,咧着一张大嘴冲她笑,露出两排经过牙套矫正的整齐的牙。这是她最熟悉不过的笑脸,恋爱的时候每天都看得见得的那张。
    刚在一起没几天的时候,她去看他打球,隔着球场和周围旁观的人群,他呲牙给她大大的笑,想说安心观赏来着,却因为巨大的表现欲攻心,那天的球赛惨败,她在一边笑得幸灾乐祸,他便也跟着没心没肺。
    第一次亲吻也来得突然,他吹嘘会花样滑冰要教她,真正到冰场时却要多笨重有多笨重,牵着手的他们都没能掌握平衡,几秒钟就放弃了挣扎,两人都摔倒在地,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他的唇已经贴上了她的。她睁开眼睛时就看到了他的笑,因为兴奋而显得有点傻。
    后来的两年里,几乎每个周末的早晨,他都精神百倍地等在女生寝室楼下,给还睡眼惺忪揉眼睛的她递早点,外送这样的笑,抵了早安和所有好听的话。冬天的时候恋窝,不愿下床,他就等,也不会电话轰炸,也不恼,倒也能等来穿着睡衣的她。
    很多个细节。其实是难以被遗忘的。
    “咳,你吓死我了你”,姚娜自然已经习惯这因为太真诚而显得有些稚嫩的笑容,却为了掩饰本来熟络的感觉因为加了曾经做修饰词的不自在而多了客气的嗔怪。少年则是不以为然的,以好久不见去坐坐的说辞力荐学校西门外新开的冷饮店。西门外有一条挤满路边摊的街,卖各种特色小吃,一到晚上就被周围学校的学子挤得水泄不通。恋爱时他常带她来这里。
    说好久不见是真的。大学的校园里怎样的作息方式都有,几千个人有几千个人的时间表,紧凑和散漫的极端中间有无数种生活方式的可能,两个人不同学院如果不刻意相约自然见不着面,也因为没有一定要见面的理由而更加显得理所当然。姚娜便摇摇手里的书给何晨阳看,“还是算了吧,我得回寝室…”,话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没有找到非回去不可的理由。姚娜心里忍不住想自己怎么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撒谎,就像当初遇见邵星航时心跳跳快了一下都直接说给何晨阳听,说得多了就会觉得恋爱其实是需要新鲜和激情的,而面前的人连五官都过于平铺直叙。于是两人之间微小的毛病郁积也被一股脑倾泻,想都没想清楚便直接提了分手。虽然事后姚娜一直在想自己得有多冲动才如此干脆利落的结束一段良好的关系,也有一点轻微的后悔,但也一直以自己有本该坦诚相见的美德而自我开脱和安慰。
    既然没能成功推辞,就只好跟着何晨阳来了这家叫“微光”的小店。两人点了小店的主打饮品北极雪,是夏日最受欢迎的款,就择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又被告知新店开张有好礼相送而获赠一枚信封,牛皮纸的材质,上面印着一个持画扇的古典女子。姚娜喜欢的不得了。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呢。当他们面对面坐在一起时,姚娜一直在给这种心情做定义。谈不上复杂,却也说不清是什么。只觉得应该说多多的话来避免沉默。沉默会使人多想,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往事的胡同而平添“如若当初”的感慨,这无疑是多余的。
    于是姚娜说很多话,从寝室姑娘的玩笑怪癖说到暑假的自由行有多美丽,仿佛还是不变的活泼单纯的样子,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在女孩的心里缓缓盘旋。场景和过去是一致的,之前恋爱的相处时光也多半都是她说给他听,那时候任何话题都有自动糖化的功能,显得甜蜜而欢乐。只是现在,曾经的恋人已成故人,有很多东西都随着这变化翻天覆地。
    相比而言,少年则显得淡定得多,仿佛这翻天覆地只单方面地存在。姚娜为了表现得正常和自如而眉飞色舞得很刻意,何晨阳只能笑着听姚娜谈天说地,也时不时低头饮他面前的北极雪,并不断地帮姚娜的那份加冰。就是这安静的动作突然让还在高谈阔论的姚娜停下来。
    她撩撩额前的碎发,捏着吸管喝还没来得及变温的北极雪。记忆却走回上一个夏天。
    姚娜喜欢喝加冰的饮料,这当然不是问题。问题是有一回何晨阳帮她买的可乐忘记了加冰,现在想来才是多大的事呀,当时却着实使她恼怒。她赌气推开他的手,说这么重要的习惯你都不记得,空谈什么喜欢和在乎。他挠挠脑袋赔笑着说忘记提醒售货员,声音弱得像犯了大错似的。姚娜却在气头上而言辞愈发严厉。“忘了是因为本来没记吧。记得怎么会忘呢,还能忘得这么巧”边说边挑眉冷笑。何晨阳有点不能接受这平白扣在头上的帽子,心里的委屈化成了嘴上倔强,“你怎么能这么说呀,就只一次而已,下回记得不就好了么”,音量也随着抗议提高了几分。“嗬,下回?哪敢有什么下回”眼见自己越说越过分,姚娜也在心里提醒自己差不多得了,嘴巴却是饶不得人的。何晨阳不再说话,心却堵得糟。脸上的赔笑早已匿迹,在阳光下垂下的眉眼显得异常的落寞。
    想到这里,姚娜不自觉低了头,对自己的失望是真的。年少时的恋人尤其是女生,是这样的。本没有多大的事,只觉得丝毫委屈都不能忍,只好用语言计较,说些过激的话,乐此不疲地用让对方难受的方式证明自己的重要和被爱。这个问题在后来也被邵星航证实并不留情面的指出来。邵星航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心里有不可一世的骄傲,众星捧月般成长起来的孩子,自身的优秀使得优越感倍增,自然不太懂得包容与忍让。想来要维系一份关系,单凭二人如此之性情也是不容易的。于是在和姚娜相处的短暂时日里,他们第一次的不欢而散同时也代表着最后一次。却遗憾得多,因为后悔,并且这后悔特别无用,所以这段感情并不是姚娜愿意被提及的。
    何晨阳的问题将她拉回现实。“还要点些什么吗?”
    “呃,什么?”
    何晨阳示意眼前的空杯子。姚娜笑了,她没注意到两人间的沉默已经有一会儿了。何晨阳挥手招呼老板,要两杯日落茶卡布,一份彩虹蛋糕。姚娜惊异于眼前的少年如此娴熟和自然,何晨阳得意地冲她笑。
    你怎么样,最近。男中音,阳光少年连语气都这么直接明快。
    还好呢,没什么起落。大概是因为变老了吧,倒不在乎一些不开心的事了,所以就这样啊,不多想什么,也就很容易满足。
    还挺好的,嘿嘿。又是熟悉的笑,咧着一张大嘴,露出两排经过牙套矫正的整齐的牙。
    姚娜心里想,一个爱笑的男孩子还挺迷人的,比现在年轻两岁的自己怎么不这么认为呢。
    和那个年纪所有的女孩子一样,姚娜幻想中的爱人都是从电视剧上看来的,千篇一律。年长好几岁的男人,行为举止成熟稳重,言语间柔情似水,脸上的笑却是不多的,取而代之的是眼睛里满满宠溺的光。所以当时的男朋友,好是好,但相比理想型,还是差了些。
    老板端上刚点的小食和饮品。
    尝尝吧,很不错的。何晨阳将蛋糕推到姚娜面前。
    谢谢。
    千万别。你说谢我特不习惯。
    嘿。你还挺熟练的嘛。心里一点暖,故意生分下来的客气被剥落。
    确实不错。一块小小的蛋糕,以奶酪打底,有一点点酸。面儿上再用果酱调味,七种颜色分别代表七种口味。名副其实的彩虹色,可口且美观。姚娜突然有点感动。她天生不喜欢醋,却喜欢吃各种酸的水果和零食。她又想分开了这么久,她的喜好何晨阳还记得。这无疑给自己一种美好的暗示。
    是的。两人分开之后就很少联系,主要是心理的原因。姚娜觉得当初是自己提出的分手,再主动联系显得多没面子。她也自信他们之间的感情没理由经不住折腾。小女生嘛,心里总藏着万千侥幸,便劝自己耐住性子等对方给一个台阶。自然没等来。侥幸这个词的美妙之处就在这里,它的意思是这毕竟是万一,可能性真不大,如果能如你所愿,就值得谢天谢地,如果没有,那再正常不过。姚娜想到了侥幸,并将筹码大力押在这一种可能,却压根没有想到在情感方面,男女之间有巨大的性别差,这个问题真的不能推己及人。事实是,何晨阳的伤心是用没日没夜的打球来稀释的,多出的力量全通过球撞击篮板的猛烈感得以释放。于是这朵情花败就败在缺了某一方拖泥带水的挽留。
    女孩牵扯嘴角微微笑了。幅度不大,因为这暖还没能得到落实。“呃。你要不要也来一点儿?”刚刚才意识到她忘记了谦让。像当初的每一餐,她都安心接受着他的给予。
    两人曾相爱。越想越心酸。
    男孩摇摇头。又将日落茶卡布往姚娜面前推了推,“来就着这个会更好吃哦”。日落茶卡步是一种味道极接近甜茶的巴拿马咖啡,初品没有特别的感觉,入口却丝般腻滑。很容易让人上瘾,又不太舍得一下子喝完。她从来不知道有这么好喝的东西,扬扬眉开玩笑,“你这品味越来越高了嘛”。
    回应是诺诺的笑。
    她仿佛才发现他已经不是之前那个少年。那个在她面前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弟弟一样的少年,对待感情很单纯和稚嫩,习惯用一切中学生的招数表达对她的欢喜。喜欢缠人和自捧。听到她的夸奖会骄傲好几天。她很吃惊一年的时间会让他长大这么多,一如既往的好性子,话更少些,显得更沉稳。笑容依然年轻和阳光,却有力起来。她没有想到另一种可能,也许他的变化并没有那么多,只不过当时幼稚的其实是她,一味的幻想大叔的爱情而忽视了身边少年的最可贵。总之,她这时是真的后悔了。
他们大概又说了些自己课程专业的情形和大学三年级的计划,或者还有些无关紧要却不得不说的寒暄。不太重要的话语,姚娜并没有很走心。不经意已经陷入一开始就试图避免的“如若当初”的心境。又突然被自己“其实现在还能在一起也不赖”的想法所惊醒。
    那还能在一起吗。她有点羞愧,觉得自己不好玩极了。哪有这样的呀,自己亲手放走的美好,时间兜兜转转过了这么久,早已经渐行渐远了,又恬着脸想要找回来。可是你知道的,有些情愫一旦萌发便是挡不住的。
    她怀着这样的心思看了看他。发现他也正在看她。
    两人都低头笑了下。她在猜测他的目光注视了多久,有什么含义,能有什么发展趋势,这一次又能不能如她所愿。她开始暗暗许愿,她想如果男生松口她会丝毫不犹豫地答应他。她又对自己承诺,要对他好一点,像他当时对她一样。关心他的喜好并认真记住,像完成一件高学分的必修课。不故意说一些伤人的话。学着从接受的角色变换成给予。并且,她会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她要将这些刚才从他身上看到的光环铭刻在心底。这是恋爱中最应该做的事呀,却被曾经的她不屑一顾。
    她忍不住问他,当时为什么那么干脆地答应分手。明知她心里有一块那么大的回转的余地。
    何晨阳愣了愣,没想到话锋转得这么快。
    “我以为你是决定好了的,怕是不好动摇的吧。而且,你不是喜欢了别人么。他那么优秀,我拿什么去争取”。话语中有轻微的伤。
    她的心颤了颤。她知道她犯了多大的错,她早就明白了分手两个字是不能随便提的。人和人之间得用多小的数字去计算能在一起的概率,在人来人往的潮流中牵起正确的手又得蒙多大的恩赐,怎么能让小性子随随便便钻了空呢。她想要么就让自己先开口一次。这一次不能也不会再是冲动了。
    他却先开了口。“咳咳,你说我们,好好的说这些干什么”。特别老气横秋的对白。
    她没接茬。跟老板要了张便笺,匆匆写了几个字装进刚得来的信封。人生若只如初见。
    是的,现代人的生活实实在在有太多变故,如初见时相见欢,可是各种各样的诱惑和五花八门的意识的冲撞,不允许平凡百姓有一成不变的心态。生活这条道一路走来已很不容易,怎么还能奢望一切美好如初呢。也难怪纳兰词会如此深得人心。
    他安静的看着她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并不太明白与他有什么相关。只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便带点歉意地欠了欠身,说,要么我们回去吧?我到点了,得去接我女朋友下课,就不送你了。一定再约好么。
    她凝神想要听清刚刚从耳边溜过去的话究竟是什么,又没找好措辞再问一遍。只是呆呆着看着他将杯子里余下的茶一饮而尽,然后起身和她说再见和保持联系。
    阳光已经不那么热烈了。她一个人安静地走在回去的路上,像是完整的经历了一次失恋。




>>上篇文章:阿拉余姚
>>下篇文章:梁弄

 


关闭本窗口



余姚生活网 | 余姚论坛 | 余姚人才网 | 余姚汽车网 | 余姚房产网 | 余姚装修网 | 余姚旅游网 | 余姚购物网
版权所有:河姆渡原创文学网 (余姚生活网旗下网站)
Copyright © 2002-2006 wx.eyu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eyuyao@eyuy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