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的通知各位网友,域名www.hemudu.net.cn因为备案问题将不再使用,以后请使用wx.eyuyao.com访问本站!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我的河姆渡
河姆渡首页 散文栏目 诗歌栏目 小说栏目 杂文栏目 我要投稿
 
 
 

查看作者其它作品

 

文章点评 1篇 | 此文已被阅读312次


继母 8、9


宰树居士于 2015/2/15 发表在小说


弟弟看病的事,继母没有做错。
但她不该撒谎,没事成有事了,自己挖坑自己跳!

她觉得被一个孩子呛了,很没面子。走出去住几天,也在情理之中。

可是,继母去了县城,匆忙中忘了一重要事。
原来,父的钱都在继母那里,到了县城,没钱咋成?于是托人到家里拿。
继母还有30元,放在她自己知道的地方。
这一次,是哥哥知道的,便跟继母理论。

父知道哥哥跟继母交涉的事,却不知道前面那事。
她没告诉哥哥,继母更是e没告诉丈夫。
毕竟继母没理,跟丈夫也不能坦言!

时间过的挺快,继母回来了。
大家心照不宣地继续生活,好像弟弟看病那事从来没发生一样。

继母得履行她的职责,否则,她的丈夫能包容她,村里的长辈们也不会原谅她!
她必须理家过日子,这是她走进这个家庭的重要原因。

也许是继母的提议,看她逐年长大,家里买了缝纫机,还买了一本青岛出版的缝纫入门书。

自从嫂子进门,她和爷爷一起解放了,基本不用再去厨房。
她和嫂子好像天然的姊妹,姑嫂俩一起出工劳动,一起纺线。
她很高兴,自己在这个家有伴了,嫂子大她两岁。

嫂子做活不如继母,不仅慢,也不仔细。
但嫂子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从不东家长西家短的扯老婆舌头。
嫂子干活也很卖力,对哥哥冷淡的态度也不计较。

她有时觉得哥对嫂子的态度有点过份。是他自己娶了的,怎么能怪嫂子呢?
哥哥不该冷落嫂子,她为嫂子不平。可她又没有能力管这事。

哥哥还是继续他的生活规律,每天端上碗就出去,吃完回家盛了饭再出去。
哥哥仍然每天晚上到一个鳏居的老爷爷家听唱书的。那个老爷爷比爷爷高一辈。全村都是一李家,不能混叫。

她在村里辈份最低,出门就是奶奶,老奶奶,甚至还有老奶奶掉到井里,老老(捞捞)奶奶呢。

在那个老爷爷家,一个稍有文化的人,就着八分钱一斤的柴油灯,拖腔拉调地把书念给大家听。
那时也有一毛钱一斤的柴油,就是负10号。因为差了二分钱,没有谁家买一毛钱一斤的。

虽然8分钱一斤的在冬天容易凝固,烟也大,就着它纺线,棉穗子都给熏了黑。但是,因为差了2分钱,大家都用八分的。

她们村有两个生产队,她们在东头,所以叫东队。
她所在的生产队比西队文化氛围好,冬闲季节,即使遇到个瞎子说书唱戏的,也得留下唱几天。
因为约定俗成,只需要轮流管饭就成。

爷爷给周围村里做木工,也仅仅管饭。
能靠本事吃到饱饭,而且有酒有肉的,就是上好的待遇了。

哥哥胆子依然小,晚上玩罢回家,总是跟堂四叔一起走。
跟堂叔分手后,还有一段路才到家。她只要听到扑通扑通的跑路声,就知道哥哥回来了。

那个老爷爷家的书场,有时也会成为赌博场所。
因为没有赌资,哥哥大都是看,偶尔也玩两把。

哥哥和堂弟的赌博技术是大爷教的。
大爷会那技能,却从来不参与,连那场合都不去。
哥哥和堂弟却时常出现在那地方。

有一天晚上,遇到抓赌的,哥哥忙乱中跑进黑的夜,一下子撞到树上,脸被划掉一道皮。
穷人家的孩子皮实,遇到这种情况,只能让它自癒。
好在没有感染,落下一约2寸的疤。划得也不深,那疤也不明显。

农村除了偶尔看次电影,基本没有文化生活。所以,数人一起听唱念书和赌博,成了打发时间和消遣的惟一方式,尤其冬闲时。

女孩则不同,纺线织布,做衣服做鞋,手几乎不空着。
女人更忙,除了女孩能做的,女人还要烧火做饭带孩子,有的还要伺候老人,更忙!
女孩和女人,只要愿意干活,永远闲不着!
尤其是她们还要和男人一样出工干农活。

她好像明白一点裁剪知识时,先给自己做了条裤子。这是她的裁剪处女作,是严格按照裁剪书的量体裁衣操作实践的。

她把那些个裤长,腰围,臀围,裤腿脚等尺寸量好,再按照各个部位的比例,画好直线,弧线,然后沿线裁开。一条裤子就裁好了。

裁是裁好了,可咋缝呢?
毕竟,这是第一次,她从来没看到过别人的操作。
她感觉就像那老虎吃天,无从下口!

这时,她想到了嫂子。嫂子曾在北京的表叔家带过孩子,那期间学了织毛衣,也初学了点缝纫。

她把嫂子叫到缝纫机前,嫂子只那么一比划,她立马心领神会。

原来,只把前片的裤边那里折一下,然后前片压后片,就可以缝了。
有缝纫机真好,一条裤子,半天不到就齐活了。
当然,花在裁剪的时间要多多了!毕竟要看着书,这线那线的计算,排料。

她做活很少计算时间,只在大学时,一女同学帮男同学裁了两条裤子,是她做的。
两条裤子,三个小时就做好了。
她才知道,自己做一条裤要一个半小时。这已经是1976年前后了。

她这时也知道了,村里那惟一的裁缝叔做的裤子是伪西裤。除了不是大裤腰,大裤裆,多了一条裤缝和口袋,其他的都一样。
因为他裁的裤子,裤中线跟布的纹络不在一条线上!

她裁做的,才是大体不差的西裤。
看到穿在身上的裤子,她甚至有点沾沾自喜。
当她穿着这裤子参加公社团委的活动时,团委书记秀玲姐甚至怀疑不是她做的。

她惟二的缝纫机开工了。

继母看到她做的裤子,也非常高兴。
继母把母亲在世时做被里的人造棉换下来,染成黑色,让她给她和继母各做一条裤子。

已经成功地做过了的,这次就容易多了。
很快,继母也穿上了西裤。
继母虽然个头不高,但身材比例好。所以,她穿上也很好看。

继母的针线活是不错的,她把母亲的棉袄改小后自己穿,也是有模有样的。

因为成功地做了三条裤子,她逐渐有了名气。临村的姑娘出嫁,嫁衣也找她做。找她做还有个好处,就是不用花钱,她是义务的。

她惟二的缝纫机开工后,给大家带来方便。婶子做鞋让她扎鞋帮的后跟,为的是加强后,就不坐跟了。如果手工缝,需要的时间多不说,也不如扎的好看。
嫂子让她扎鞋口,比倒骨针缝得既快又好看。只要有人找她,能做的一概做来。

做这些活,虽然耽误了时间,还搭上了缝纫用线。但她们为她提供了实践的机会,权当练习手艺了。
况且,继母也没有因为搭上时间和线提出异议,也就走哪说哪吧。
她学了一点技能,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活计。

一次,一个奶奶买了白布,让她给儿子做衬衫。
这可是个新的挑战。她还没做过男衬衫,就继续掰扯那本缝纫书。

按照书本,她量了衣长,胸围,臀围,肩宽,小肩宽,袖长,袖口,领口等尺寸,又根据各个比例计算出来,居然做出了一件有双层过肩的地地道道的男衬衫!

继母看到了,也很高兴。她马上买了一块白布,让她给父和弟各做一件衬衣。
又是因为做过了,有了经验,之不过重复之前的做法便可。

很快,两件衬衣都做好了。弟弟穿上也很合适。她自然很愉快。
哪里料到,弟弟第一次穿着到田间劳动,居然给丢了!

弟弟丢了新衣服,居然没事人一样。
看到弟弟那样子,她很郁闷。她心疼自己的劳作泡汤,更对弟弟那不恭的态度生气。要知道,那是自己心血的劳作结晶,是付出脑力和体力的成果。

此后的几年里,她从没再给弟弟做过衣服。
因为弟弟丢衣服的事,她想起了一个故事。

有个男孩子即将成年,可他什么生存技能都没有。于是,父亲让他出门学艺。并且说,不挣到10元钱不能回家!

那做母亲的溺爱儿子,几天后拿了10元钱给儿子,让他到父亲那里交差。
父亲接过钱,扔到火盆里烧了。那孩子对父亲的做法无动于衷。

他只好再次出门,去挣那10元钱。这次,母子俩还是如法炮制,儿子带着母亲给的钱交给父亲。父亲还是扔进了火盆。
事情再次败露,儿子只好第三次出门。

这次,儿子是踏踏实实,辛辛苦苦的努力,付出了劳动,欢欢喜喜的拿着10元报酬回家了。

他把钱交给父亲,父亲又给扔火盆。儿子见状,发疯般从火盆里抢了出来。
这是他的劳动所得,方才懂得珍惜!

其实,也不是她不想再给弟弟做衣服。做衣服得买布,要钱,还要布票,哪里是她说了算的?
大概继母也有想法,只是不说罢了!



          继母9

继母的病老也不见好,主要症状是腿肿。她亲眼看到,继母的腿用手指一按就是一个窝。
继母带着病,也得劳作,虽然不让她干重活。
为了继母,除了跑医院,就到处打听土方单方。
记得有用甘蔗,连皮一起捣碎了熬汤喝。
一个个疗程下来,总也不见好。

马上就是春节了。父放假在家,一起忙年。
先蒸馒头,再蒸团子。
大家都知道馒头,对团子了解不多。
为啥叫团子,大概因为那外形,团团圆圆的,还黄灿灿的,特喜庆。
擱现在,一定属于小吃的,那时却是春节的主食。

团子馅是头天晚上做好的。地瓜是主角,再有红小豆、大枣。
先把这些东西煮熟、捣碎、拌匀,就成了馅。
她家没有枣树,有一点枣也是亲戚邻居给的,馅里难得找到。

团子皮是黍米面做的。因为黍子少,还因为它熟了太粘,所以里面要掺上玉米面。
两种面生的时候没粘性,就要用热水烫得三四成熟,才能捏成窝窝,把馅塞进去,再把口团合起来,跟做元宵似的,蒸熟就是团子了。

上午做馒头,她也一起做。
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谁做谁会。
那时哥哥还没结婚,她是主要参与者。

做着做着,就近午饭时间了。父在案板上切肉,要放碗里和馍馍一起蒸了做午饭吃。
已经放锅里,很快就出锅了。哥哥弟弟都来吃饭了,惟有小妹妹没在。
小孩子都贪玩,她就去找妹妹。

妹妹也贪玩,竟然忘记吃饭。等找到妹妹,她们一起回家。
到厨房一看,那肉连碗都不见了,一片肉一滴汤都不见了。
她说:“我们还没吃饭呢,就都没了。”
“一天不断地蒸馍馍,啥时吃都行。”继母说话干脆利落。
这句话使她从头凉到脚。那父也在,所以她才敢这么说。
父没说任何话,这就是他的态度,不表态就是认可!

小妹妹可是母亲最疼爱的,6岁半还走哪背哪呢,现在竟然连饭都吃不上了。
如果随饿随吃,那你们公母俩咋着吃了有肉的午饭呢?
如果不是一年也只有过年才吃到荤腥,谁还在乎这顿饭?

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说得对极了,又不完全对。
这父跟爹不爹的没关系,他除了爱护自己,喝酒抽烟吃细粮,再就是继母在他那有位置。

至于孩子,如果可以丢弃,估计他能够做得出来。

那父甚至不如继母,继母还要考虑她自己的处境,因此说话办事也是有忌讳的。
父就不同了,他是她们的生父,又是家里的经济来源,他怎么对待孩子,谁敢说三道四?
当着他的面,继母就敢说那让人寒心的话,还不是因了她丈夫在跟前的缘故?

哥哥弟弟吃完就走了,各自玩儿去了。他们也许一直不会知道这事。
看到他们那若无其事的样子,她特寒心。吃了几口馍,就离开厨房,到堂屋的房间看书去了。

她刚借了一本小说,一页还没看。光顾着蒸馍馍,没想到只有馍馍可吃,其他的都难以得到。
既然拿姐妹俩不当回事,做馍馍就由着他俩折腾吧,谁让你们蒸着豆包还不认识啥是干粮呢!

她感觉这父忒狠心了,咋着也不能不顾小女儿啊!
可他就是不顾了,她们又能如何?

她只有这天下午没再进厨房,第二天还得照蒸不误。
她知道父的肚子里都是啥杂碎,如果真的撂下不蒸,他那牛性子会让你许久不能安宁。
一个大大的老爷们,那小肚鸡肠甭提多厘巴啦。

有一次她感冒,身体软软酸酸的,又没钱看医生,就在床上休息。
正休息间,父回家了。看到她睡着,父就不耐烦地说:“又生啥事啦?”
听了这话,她非常恨。他咋那么对自己,不问青红皂白,先讨厌上了。

当他又一次转回来时,竟然给她削那她好像几辈子都没尝到过的苹果吃。
她不要那珍贵的苹果,她要自己的尊严!
她没有忘记他是怎么在她的腿骨折时,因为扒蒜那点事,往自己嘴里塞了那么多的盐!

生父不如继母,这是她几年里总的感受。

继母有时还能让你感觉到她的幽默。春节前后,经常看到几个女人走在一起。
继母说:“老娘们,邀成群,不是吊孝就是看病人。”
继母还说:“年前死的人都是馋死的,年后死的都是撑死的。”
继母的话虽然不是太好笑,但却看到她对一些现象的注意程度。

继母说得没错,春节前后是死人的高峰,跟季节有关系的。

继母还说:“太阳晒黑的能变回来,月亮晒黑的就变不过来了。”
继母的话很好玩,她觉得好笑又不能笑。
她想,按照继母的说法,继母一定是月亮晒黑的。
不仅继母本人,继母的哥哥也得是月亮给晒黑的。不然,怎么也没变回来呢?

继母刚进家里时看电影《平原游击队》,还边看边说,那个想跟李向阳一起去县城,却不被允许的小孩,“你看,那孩子多像小健。”继母边看边说。她也看到,那小男孩确实像哥哥。

此后,这个健的态度让她的态度也变化了。她的态度又影响了那父,哥哥从此不被她们俩待见。
不论他们待见与否,哥哥都在家里,再不待见也得见,由不得他们!




>>上篇文章:继母 9
>>下篇文章:继母 10

 


关闭本窗口



余姚生活网 | 余姚论坛 | 余姚人才网 | 余姚汽车网 | 余姚房产网 | 余姚装修网 | 余姚旅游网 | 余姚购物网
版权所有:河姆渡原创文学网 (余姚生活网旗下网站)
Copyright © 2002-2006 wx.eyu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eyuyao@eyuy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