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的通知各位网友,域名www.hemudu.net.cn因为备案问题将不再使用,以后请使用wx.eyuyao.com访问本站!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我的河姆渡
河姆渡首页 散文栏目 诗歌栏目 小说栏目 杂文栏目 我要投稿
 
 
 

查看作者其它作品

 

文章点评 1篇 | 此文已被阅读779次


遗忘


丫丫娆妖于 2014/12/11 发表在小说


We all live in the past. We take a minute to know someone, one hour to like someone, and one day to love someone, but the whole life to forget someone.

                                                                                                                                                         ——题记

她低声对我说。要忘记一个人到底要走多远,
我不断的走,以为自己能够在路途上平静下来。
你很爱他?我说。 不,我想爱的不是他。
我爱的是有他的那段时间。
所以选择用颠沛流离的生活来遗忘。
可是这样会很辛苦,不容易幸福。
幸福是什么?她带些许挑弄的眼神看着我,
没有谁能够告诉我幸福的正确含义,因为幸福只是幻觉。



付小艾反复念着安妮宝贝写下的这段文字,心里缺了一大块,隐隐作痛。遗忘,是何其困难的一件事,然而对于付小艾来说,来的似乎太过于顺利了。忘记痛苦的事情,那是幸福,忘记所有的悲喜离合,是幸还是不幸呢?

为什么来这个城市?怎么来这个城市的?付小艾统统忘记了。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前尘往事已然完全抛却,留下的,是陌生的自己,陌生的人,陌生的事,陌生的一切。

在这个城市生活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付小艾不想去回忆,多少苦,多少泪都隐忍的咽下了,很庆幸,现在付小艾不再是最初小心翼翼、颤颤巍巍懦弱的女孩,而成为了独立风行,做事干脆利落的职场女性。然而,不管日子过得多忙碌多劳累,付小艾总是会喜欢流连于人潮涌动的闹市,不停地来,不停的去,总期盼着有一天,有个人能够在人群中喊出她的名字,然后对她说:“付小艾,原来你在这里。”

“来了?今天挺早。”

“最近不忙”付小艾说完径自走进陶然的心理诊疗室,躺在诊疗椅上闭目养神。

“最近睡眠怎样?”陶然填写着付小艾的诊疗档案问道。

“还是老样子。”付小艾始终闭着眼,有点漫不经心。

“好吧,今天我们把诊疗时间延长,看看有没有什么效果。”

“开始吧”

付小艾在陶然的指令下缓缓得进入了梦乡。她站在一条两边长满梧桐的大路上,下雨天,行人很少,雨水中,混杂着梧桐的飞絮。这应该是一个四月的雨天。心很痛,付小艾站在雨里,泪水混着雨水,模糊了双眼。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都看到了什么?”

“下着雨,我站在一条马路上,路两边长满了梧桐树。”

“你在做什么?”

“我在哭”

“为什么哭?”

“心痛,痛得无法呼吸。”

“还有其他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好看看四周环境,熟悉吗?好好想想那是哪里。”

付小艾沉沉地陷入了梦境。那条路宽阔而悠长,付小艾紧紧盯着前方,很想迈开步子往前走,却怎么也挪不开步子。是谁走了吗?不然,心,为什么会那么痛?可是,那个人又是谁呢?······

在陶然这里接受催眠治疗,这已经尽半年了,一个星期一次,成效却很小。梦里,都是一些陌生的场景,陌生的地方,偶尔出现几个人,也一如既往的陌生。而心痛的感觉却自始至终没有变过。

又是一个下雨天,下了班,付小艾照旧步行到地铁站,站台上挤满了人,付小艾站着,习惯性得看着身边一个个的人。地铁呼啸着来了,人群开始骚动,付小艾在推搡中挤进了地铁,一个踉跄,付小艾撞向了左侧的人,连说了几句“对不起”付小艾抬头看向对方。那是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白净的皮肤配一副黑框眼镜,文静中满是书生气,温文尔雅。付小艾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发现对方也始终盯着她看的时候,付小艾礼貌的微微一笑,然后转过身,看着地铁上形形色色的人,寻找着那一句“原来你也在这里。”



“忘记一个人,有多容易?”

苏小曼轻笑了声回答说:“多数听众都会问,忘记一个人有多难?你是唯一一个问我有多容易的人。”

“我见到她了——我的前女友。我以为即便分手了,再见面最起码的寒暄总是应该有的,然而,她却只是微微一笑,似乎全然不记得我了。”

“人总是矛盾的,昔日里争吵后发誓再不相见,诅咒,谩骂比比皆是。分手后再相见又因为对方过得比自己幸福或者对方对自己的无视而心乱如麻。你们当年,又是因为什么分的手?”

······

那是一个老套现实的故事,男人找到了好工作离开了,留下女人一个人。付小艾听着收音机里苏小曼的《情感都市》节目,嘲笑性的笑了。电台里男人说:“她后来给我打了电话,说来到了这个城市,我以为她会来找我,却再也没有了她的消息,直到今天再见面,才发现,也许,她其实早已忘记了。”

心不由得又痛了,那种怅然所失的语气让付小艾心痛,她知道,在她失去的记忆里存在着一个她深爱的人,她知道,他给她的疼痛多过幸福,否则不会在每次想要去回忆,去寻找的时候心都那么痛。

有的人,花一辈子去忘记一个人,然而,付小艾知道,她会努力去寻找忘记的那个人,即便找到时,他已为人夫为人父,她想要找寻的,也许只是一个答案,解答过去的一个答案。




>>上篇文章:流浪
>>下篇文章:巴黎,思念涨满

 


关闭本窗口



余姚生活网 | 余姚论坛 | 余姚人才网 | 余姚汽车网 | 余姚房产网 | 余姚装修网 | 余姚旅游网 | 余姚购物网
版权所有:河姆渡原创文学网 (余姚生活网旗下网站)
Copyright © 2002-2006 wx.eyu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eyuyao@eyuy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