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的通知各位网友,域名www.hemudu.net.cn因为备案问题将不再使用,以后请使用wx.eyuyao.com访问本站!
用户名: 密码:
新用户注册   我的河姆渡
河姆渡首页 散文栏目 诗歌栏目 小说栏目 杂文栏目 我要投稿
 
 
 

查看作者其它作品

 

文章点评 0篇 | 此文已被阅读2088次


乌江殉


春风拾李于 2013/8/20 发表在小说


(一)
那年,草长莺飞的季节。那日,春光明媚,她正舞剑吟歌。他眉目如星,玉树临风,款款而至。“子期!”他声音浑厚而低沉,带着几分霸气,身材如此高大威猛。他是来家中找她长兄议事的。
春风绿几许,柳絮纷纷然。花园里的花儿正开的姹紫千红。他们在风中这样相遇了。他还是个少年,但却长得威猛霸气,让她想到山野中的野豹,不威而怒的气势、但当他们的目光接触,她竟在那里看到一丝柔柔的痴情和羞涩的躲闪。
“姑娘,你的剑舞得真好!”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称赞了一句。便要急急而过,带着他特有的霸气和威武,和那点微妙的羞涩。她于是止住了步伐,微笑颔首。他低头大步流星,脚步稳健而有力。一回头,却发现他也正偷偷回首望向她。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二)
羽是他的名字。他,如今便是她的夫君。一个霸气而威武的男人。他可以一个人举起数百斤的铁器,但也能为她细心的穿一枚绣花针。他可以号令三军,所向披靡,不威而怒。但也能对她温雅柔情,她舞剑翩翩,他饮酒击掌,兴致所致吟歌助兴。她最爱是他送的那柄镶有暖玉的宝剑。那亦是他们定情之物。
遇到乌骓马那日,她与他一同出游,见有匹烈马自山上狂奔而下。羽眼睛一亮,飞身跨上马背,一路降服,奈何此马性情刚烈之极。竟一路奔至悬崖,她飞身牵住马尾,轻踢马儿头。终于一起制服了此马。马儿毛色纯黑,如黑段般油光放亮,四蹄却如雪般白。羽为它取名“乌骓”。自此他也成了羽最爱的坐骑,能日行千里。只是她后来常想,那日与羽一同驯服它,是对是错?也许无忧无虑的山野生活才最适合它。
(三)
日子若能一直这般逍遥,她就不会有丝哀伤了。但是她的夫君不是一个平庸普通之人,他有力拔山河的气势,他的霸气与雄心,他不再属于她一个人。
每次出征,都牵挂了她的心,担忧他的安危,自沙场凯旋而归,他开怀畅饮美酒,她翩然起舞。羽向来骁勇善战,从未打过败仗。他的心里装着山河国土,而她的心里只他一人。他归来时身上那些小小的伤口,却已无时无刻不长在她的心中了。
她曾想象她们是一对普通的夫妻,在山野间盖一茅草小屋,周围种满美丽绚丽的花儿。他耕田她纺纱,日出而作日落而归。她为他洗手做羹汤,为他生一堆可爱的孩子。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羽。他竟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虞儿,你看这大好国土可不是她们的家嘛,这万千子民都是她们的孩子和亲人呐,她要让这国土上百姓都过上好日子!”所以他还要不断的去征服,去追寻他所在乎的一切,而不唯有一个女人柔弱和恋家的心。
(四)
她只有跟着他,无时不刻的。在沙场,在宫殿,一切他所前往之处。因为他便是她的一切。她也父亲早年跟与兄长读过些兵书,也懂些防身武艺与剑术。但纵是不懂这些,她也要跟随他征战。爱他的指点江山的霸道气势,更爱他柔情万分的看她翩然舞剑,款款深情地唤她“虞儿”,与她执手相看两不厌,耳鬓厮磨。
但他每次跃马横刀,驰骋沙场。对她便是一次生离死别。看他安然凯旋而归,她这才恢复自己的神色。他追寻的她终究是弄不懂。在她看来那难道不是无休止的杀戮,与无情的占有掠夺吗?这江山不是任何人的,她终不过属于百姓,属于每个想安然生活的人们罢了。血流成河的胜利又有何喜悦呢?
她不能对他说这些。羽会笑她妇人之仁,笑她见识短浅。羽说过他此生未打过败仗,他为战争而生,为这江山而生。她要的平庸的幸福,他自认为可笑而肤浅。
(五)
宝帐外谁在轻声哼唱,细听原来是一首老旧的楚歌。军中多楚人,昏黄的火光下,是一个有点苍老的士兵,满脸被风霜和战争侵蚀疲乏与无奈。正在一边看家书,一边哼唱。忽然一滴浑浊的液体自他干枯的眼中滑落。看来是有人想家了。是啊,团圆的幸福,难道不是每个人心中最愉悦期盼之事吗。背井离乡,峥嵘岁月几多愁。解甲归田,安享天伦才是真正的幸福不是吗?
她静静想,要做些什么。难道她仅是羽的附属品吗。羽,终会明白的。战争不是一切,那平凡的日子才是垂手可得的幸福与希翼。她轻轻地舞剑,曼妙的身姿,勾出一处绝色之美,无人能懂。
这战争已整整打了五年了。何时休?刘邦是羽如今最大的敌人。在她看来此人虽阴险狡诈,脸厚心狠,却也足智多谋,到也是治国之奇才。羽,他总是太骄傲,容不得半点轻视与欺瞒。性情的刚烈适于打仗却亦是大忌,若谈到治国兴邦,也不是他的拿手之事。但羽重情义,只就连追随她们多年征战的乌骓马都知晓他的情谊。那日乌骓脚受了点战伤羽不眠不休的亲自为它清洗伤口,喂它青草,直至它伤口痊愈。
(六)
李左车,这个脸上总是挂着一丝谦卑笑容的男人,此时,已来到羽的身边。虽然军中对他颇有非议,“两国交兵,不得不防诈降之人。”不少大臣们如是说。她的兄长虞子期与羽亦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也不时提醒他。对此,她默不作声。大王便慢慢听信于他了。李的确是个聪明之极的男人,虽然他曾效力于汉军。但他的计谋说法无人能及。
她想,不会太久了。那日在李左车鼓动下,羽要出击,率领10万大军向垓下进发。点齐各路兵马,准备出战,旗折马吼,大臣纷纷劝阻。但羽一意孤行。她只是淡然一笑,跟随他而去。与以往的每次战事一样。但此去她已别过父母,并偷留书信一封,只是无人知晓。而羽终屯兵垓下。
(七)
这时又发现粮库早巳被汉军烧毁。四面楚歌起。她这次未劝羽,他其实很看中她的说法。她不仅是他的妻,在他眼中也是他最信任的人。羽认为他永远不败,然而人总有自己的缺点与软肋。她就是羽最柔弱的一处。他太信任她了,正如他亲信那个此刻已遁逃无踪的李左车。
帐中,她手持宝剑,为他轻轻起舞,他如往日般为她吟歌助兴,他此刻唱得却是:‘“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歌词苍劲悲哀,这个她深爱的男人终于打了他生平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败仗了。
乌骓此刻竟也在帐外哀鸣。它不知道,它就要自由了。正如她也要去寻她的自由与快乐了。那日山崖边她不该拦它,它如今随羽出生入死多少回。虽然战功赫赫,但在血流多少回染红过它雪白的四蹄?它也会伤心难过吗?
她又与他饮下一杯酒,忽然探马飞报:“大军压境,汉军分四路围攻。”他立即披挂出帐,探马又报:四面楚歌,八千子弟兵俱已散尽。”羽怒目圆睁,忿然起身,要率兵突出重围去。又回头温柔看着她,让她穿上唯一一件软甲战袍。
(八)
一切都该结束了。她开始笑了,身姿曼妙,舞姿翩然,笑靥如花。如羽初次见她那日清晨一般。宝剑在烛火映耀下,闪着美丽的银光。她看了她此生最爱的男人最后一眼。如此真好。
洁白的玉颈上,已开出一朵最艳丽的花来。血流暖暖地随宝剑而下,“虞儿!”她听见羽撕心的呼喊,抱起她轻飘飘的身子。“大王...不要再战了....替我好好活下去!”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终于说完了她最想说的心里话。
她已倒在他强健温暖的臂弯里了。如果有时间,她仍想跟羽说,若有来世,她多么愿意做他最平凡的妻。哪怕没有绝色容颜,哪怕没有聪慧过人的头脑,甚至不会舞剑读书。只会洗衣做饭,在太平盛世为他生儿育女。
(九)
其实早前刘邦曾托人与她偷偷会过一面。他劝她媚惑项羽,让她助他完成统一大业。他太低估了羽,羽岂是任何人诱惑得了的?但羽的确不适合当治国之人。这点她比谁都清楚。
她答应了刘邦,因为她了解过此人。以他的智慧他的韬略,他能给百姓幸福与安乐。让这战事快点结束吧。她没有任何要求,她只要刘邦让羽活下来。让他隐姓埋名的解甲归田,去体会整整安乐生活。“那么,你呢?”刘邦问她,要何回报,她轻笑,她自有她的去处。她不要任何回报,她只愿看到人人都安乐,家家都能过上她所期待的烟火平凡之日。
(十)
乌江的水清澈见底。她以为她的死,能让他明白,战争不过是一场杀戮。让他独自去过她所向往的日子。娶一个妻子,在远离尘嚣处建一处小屋,过上淡然安逸的日子。而羽最终未能过乌江。
乌骓竟也不愿登舟,跳入了江中,它没有独自去寻找它的自由,去在寻山野间奔跑的乐趣。它什么时候已不再向往了呢。刘邦偷偷派人接应的船已在江边。看来这次他终于是守信了。她知道他其实无非喜欢耍诈罢,却也非坏人,看来的确如是。百姓应该也会享安乐盛世的。
项羽,此时仍气势凌人。汉军竟无人敢近。他仰天长啸,“虞儿,你的话我终已明白!可惜太迟了。我岂能独自苟活?无颜再见江东父老这便来找你!”他取出他们定情的宝剑,与她同样的方式告别了这烦扰的世间。
唯有乌江水,仍静静流淌他们的故事在江水中,慢慢消逝。 “良辰美景奈何天,英雄末路美人怨。也持吴越薄钢刃,香魂血溅乌江岸。”后世有诗,如此。古今多少事,皆付笑谈中。由后人去臆想猜测也罢。
他们在这乌江畔,仍然能看到许多恩爱之人匆匆而过。听,那不是江水的拍岸声。那也许是他们正牵着乌骓,幸福而过...





>>上篇文章:迷蝶记
>>下篇文章:我向往的

 


关闭本窗口



余姚生活网 | 余姚论坛 | 余姚人才网 | 余姚汽车网 | 余姚房产网 | 余姚装修网 | 余姚旅游网 | 余姚购物网
版权所有:河姆渡原创文学网 (余姚生活网旗下网站)
Copyright © 2002-2006 wx.eyuya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eyuyao@eyuyao.com